• 盐田梓:不落锁的离岛博物馆-中新网

  • 发布日期:2020-09-07 05:26   来源:未知   阅读:

  建筑师、艺术家、文化学研究者……盐田梓的修复集合了一群各行各业的热心人士,从事人类文化学研究的张兆和副教授也来到了盐田梓。在荒废破落的村屋内,他看到村民搬迁留下的生产器具、生活用品和散落于地的学生作业本、礼仪文书等,多年的田野调查经验告诉他,这些都是研究村民生活不可多得的物证。2007年,张兆和在他任职的香港科技大学招募了50多名学生,从几乎倒塌的村屋中收集了上千件物品。

  岛上的断墙上,不时会看到一些镶嵌的琉璃彩绘。这个名为《盐田梓?乡情》的艺术作品,把村民在盐田梓的生活场景如嫁娶习俗、新生儿洗礼及妇女们的日常劳作等,通过玻璃彩绘的方式描绘出来,希望参观者能从这一幅幅色彩丰富的画面中感受到昔日盐田梓的乡情。

  2010年起,村里的原居民推动复兴村落,希望改变荒岛现状。从英国返回香港并担任盐田梓村村长的陈忠贤说:“我小时候移民英国,20世纪80年代回到香港,其中一个心愿就是振兴盐田梓,恢复昔日风貌。”

  盐田梓之名既取自岛上的盐田,也是为了纪念300年前离开的故乡深圳盐田,盐田梓中的“梓”,有怀念故乡之意。

  修复传统盐田的工作,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注。2015年盐田活化项目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杰出奖,盐田梓的文化价值和特色得到国际社会肯定。

  同心协力 打造开放式博物馆

  位于“香港后花园”西贡的盐田梓,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岛虽小,故事却丰富。这里两度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文化遗产奖项,由香港旅游事务署主办的盐田梓艺术节更让小岛声名大噪。艺术家们在这座已无人居住的小岛上留下了他们的印记。

  岛名由来 盐田故事别样精彩

  在张兆和的心目中,他希望盐田梓是一个开放式的、不落锁的博物馆。他认为,文化的承载者、传承者、创造者与原生环境密不可分,将文化在其原生地予以展示,人们能真正感受到“活着的”文物,而不只是一件远离故土的玻璃盒子里的孤独展品。

  艺术创作 再现小岛独特人文景观

  新华社记者王一娟 闵捷

  300多年前,一对陈姓夫妇从深圳盐田渡海而来,在此垦荒拓地,开枝散叶,建立了盐田梓村。岛上居民以晒盐、打鱼和种植稻米为生,全盛时期有400多人居住。十九世纪,盐田梓曾是香港五个主要盐田之一,盐产量足以供给全西贡的人食用。

  从去年开始的盐田梓艺术节为期三年,每年主题分别是“天、地、人”。2019年11月举办的首届艺术节以“天”作为主题。为期1个月的艺术节,有超过2万名旅客前来参与,最高峰的一天有2500人登岛,可谓盛况空前。

  小岛虽然米果飘香渔歌荡漾,但仍敌不过城市繁华的灯火。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村民们陆续离开,到1998年最后一户人家迁出,盐田梓成为无人居住的空岛。

  更为重要的是,在盐田梓文物保育过程中,村民、义工、学生、文物专家、艺术家和策展人,以及各种前来参观的机构团体和游客,在互相交流和共同参与中,形成一个开放式的共融社群。在张兆和看来,这是开放式博物馆深层次的含义。

  对于盐田梓的愿景,村长陈忠贤有一个宏大的计划,就是将盐田梓改造成一个文化体验村,将盐田梓的村屋划分成民居、学术和民宿等区域,他希望盐田梓能够变成一个“活的博物馆”。

  2020年盐田梓艺术节以“地”为主题,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届时,小岛将再度吸引热爱自然的人们来此深度体验。村长陈忠贤说:“我相信今年艺术节的气氛将会更为炽热,疫情过去后,盐田梓艺术节定能为文化艺术爱好者及访客提供一个舒适的旅游点,游览及认识香港的另一面。” 【编辑:朱延静】

  盐田梓,怎能没有盐田。在村民和义工们的共同努力下,2015年,盐田修复完成;第二年,盐田出产了修复后的第一桶盐;2018年,举办晒盐工作坊。盐场目前每年可产约十吨海盐,质量达到国际食品安全委员会的指标要求,可以安全食用。

  如今,这些被及时抢救的旧物安放在村里的文物陈列室里,供游客们观赏,借此了解村民们昔日的生活。

  在岛上,记者被阳光下一个银白色亮晶晶的多边形艺术装置吸引。这个名为《盐光之所》的装置是一间研究以盐为创作媒介的实验室,展出盐结晶的形态及一系列探究人和盐以至自然关系的作品,包括一部以海水做原料制作盐雕塑的3D立体打印机。可惜我们到达的时候,该实验室已暂停开放。

  小船靠岸,登上盐田梓码头,栏杆边一排五色的管子吸引着从船上走来的人。海风轻拂,长短不一的管子发出风铃般的叮咚声。这个名为《归家》的艺术作品,让来访的人瞬间找到回家的感觉。

  新华社香港8月30日电 题:盐田梓:不落锁的离岛博物馆

  其实,盐田梓的修复是从2004年岛上天主教的圣若瑟小堂开始的,重修工程带动了盐田梓文化及生态旅游的发展。2005年,圣若瑟小堂修缮项目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优异奖,小堂也于2011年被香港特区政府提升为二级历史建筑。